潘潘潘xh

《归时雪》脑洞一

例行表白君浅和阿离大大,带我入了厉凡坑
不知道写的些啥,不喜欢也不接受反驳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小公子十八岁生辰,鬼厉特地接过木梳帮他梳发。

        铜镜里映衬着鬼厉的面容,敛了几分平日的清冷,多了几分柔和,专心的模样仿佛世间只剩此二人。一时间,小公子竟看的痴了,默许了想要与眼前人执手一生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从小被鬼厉保护的很好,墨色的长发在背后散开,梳齿穿过发间,竟萦绕了几许发香。鬼使神差地,鬼厉转身取出了枕边锦盒里泛白的蓝色发带,系在了小公子束好的发髻上。

        镜中人眉眼盈盈,浅笑嫣然。少年的衣着仍是样式繁复的青云门服,发间的蓝色发带让他恍惚以为往昔十几年都是错觉,他的阿七还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 "阿七"

         鬼厉从背后环住了小公子的肩,把头埋在颈间,轻轻地唤他,颤抖的尾音里好似听出了失而复得的欢喜。颈间的人儿眼里氤氲了一团水汽,小公子却不忍打破眼前的寂静。鬼厉一改往日的的冷冽,是小公子不曾见过的温柔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"师...师父"

         小公子感觉到身后的人听闻后微颤,复而抬眼望向镜中。小公子看着师父眼里的温柔一点一点冷下去,直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等来记忆中那个少年软糯的"三哥哥",眼中的失望不言而喻。鬼厉将系好的发带拆开取下来放回了锦盒中,就像他的阿七还躺在青云后山冰冷的石室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公子不解,正欲开口。
 

         "师.……"
         "你先出去吧"

         心底的酸涩一下子涌了上来,小公子还是压下自己的情绪,揖了揖手,退出了房。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不问,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静静,他就在门外陪他一起静静。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可鬼厉从来就不是多情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是夜,落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鬼厉将门外倚着围栏熟睡的少年抱回房中。少年似是找到了热源,将身子往里靠了靠,随后糯糯的说道"师父,我…我喜欢你"。鬼厉一惊,差点失手摔了怀中人。小公子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扰了梦境,不安的皱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鬼厉性子冷,这点他自己也知道。除了阿七便只有小公子能让他一次次破例。

         小公子从小身子骨弱,鬼厉便要求他天天练功,小孩子总有想偷懒的时候,胡乱编个借口,鬼厉就应了他。不是不明白,只是看着小公子娇怯的眼神,总能想起他的阿七,心也跟着软了几分,于是也就随他去了。小公子从小就很懂事,不惹祸也不怕事儿,只有在鬼厉面前,才会露出小孩子心性。殊不知,这种长久的依赖竟让小公子生出了几分情愫,到底是太年轻了。鬼厉仔细想了想,小公子大了,总在他身边也不是个长久之计,不如等他醒来,问过他的想法,再做打算。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之后就是小公子跟鬼厉上了青云,知悉了当年发生的事云云

评论

热度(22)